霍金是誰?一個在輪椅上主宰科學的偉人,一個讓上蒼嫉妒了近50年的曠世奇才,一個被物理界公認的“地球之王”。被師大附中學生尊稱為“我們的霍金”的劉大銘,一個能清醒認知生命的強者,以弱小的身軀和小手為旗,無可爭議地成為校園3000名師生的“精神榜樣”。
  激勵每個人,他是“我們的霍金”
  大銘的同桌施瀟雨說,高一剛開學的一次班會上,班主任伏鈺老師告訴大家:“大銘坐在那裡,就是對我們每個人的激勵。”大銘各方面表現都比較突出,全班同學都稱他為“精神榜樣”,而“我們的霍金”這個尊稱是大銘受邀給低年級北辰班學生作報告後,由低年級學生傳開的。
  施瀟雨說:“我是高二上半學期與大銘成為同桌的,他給我最大的精神力量,就是追夢路上一點也不覺著孤獨。記得有一次我考試成績下滑得很厲害,被父母狠批了一頓,當晚哭了一夜,第二天早上我紅腫的眼睛被他看到後,他鼓勵我說:一切到最後都會變好的,之所以沒變好,是因為還沒有到最後。”
  兩年多了,同學們從沒有聽大銘說過“痛苦”、“累呀”什麼的,大家從沒有把他當殘疾人看待,也沒有因為他的身體處處讓著他,他最渴望的就是大伙都能把他當個正常人平等相待。
  大銘的同班同學李卓慧說:“不論在班上還是學校,大銘的人緣極佳,正是他這種知難而進的精神感染著所有的同學,這才有‘我們的霍金’這樣的尊稱。在我看來,他除了行動不便外,其他方面與正常人完全一樣。”
  師大附中校長劉信生說:“兩年多來,我目睹了這個陽光、自信、樂觀的正能量生命的點滴成長,使我深受啟迪,也讓我看到了當代的張海迪。大銘是一位智者,他因為經歷了太多的苦難而無比智慧,在這個物欲橫流的塵世上,他比許多站著說話的人思想更豐富。‘我們的霍金’在精神領地已經觸摸到了霍金的脈動。”
  “如果我能站起來,天天幫您提電腦”
  大銘高一時的語文老師孫愛娟說:“2011年10月,我已經懷孕6個多月,身體一天比一天沉重,行動不便,每天從三樓辦公室爬到五樓北辰班教室,對我來說都很艱難。有一次,我拿著教案,提著電腦,喘著粗氣蹣跚到教室,當我把所有帶的東西放在講桌上,就坐在講桌下方的大銘笑眯眯地對我說:‘老師,如果我能站起來,我一定會天天幫您到辦公室提電腦。’剎那間,我的眼淚差點掉下來,只覺得鼻子酸酸的。我微微點頭,喘著氣回了句‘謝謝你!’這三個字,當時似乎很蒼白。”
  “有一次作文課剛好是:心音共鳴——寫觸動心靈的人和事,我就引用了大銘說的那句話。同學們似乎深受啟發,那次作文大家都寫得很不錯,寫出了真情實感。”孫愛娟說,從那以後,總有同學在課前去幫她拿東西。有大銘在的地方,總是有感動、溫馨的力量。
  2011年9月的一次作文課,孫愛娟安排的是畢淑敏的游戲作文《生命中的五樣》,游戲的過程是在白紙上寫下你目前生命中最重要的五樣東西,然後再隨著命運的打擊,一樣一樣刪去,作文的目的就是讓同學們學會珍惜。那堂作文課是在眼淚與靜穆中度過的,因為游戲的殘酷,好多同學都落淚了。
  孫愛娟說:“我註意到大銘緊鎖雙眉,不動聲色地緊盯著眼前的白紙,什麼都沒有寫。我忽然意識到這個游戲對大銘可能太殘酷,甚至不知道怎樣去面對。第二天,我在郵箱里看到了大銘發來的一篇與眾不同的文字——《生命,還在天堂》。”
  孫愛娟說:“在我請產假的時候,大銘去了意大利做手術,這期間很少聯繫。我休完產假返校後,在大銘的空間里讀到了《第十二次手術》,淚水模糊了我的雙眼。於是我就寫下了下麵的話:大銘,你會堅強,你能堅強。很長時間沒有見你了,如今我返回了學校,而你卻離開了北辰班。祝你早日康復,就像你說的,‘重生’,我想向這個詞致敬。因為機緣巧合,我與大銘僅有半年多的共同學習時間,他是令我驕傲的學生,也是值得我尊敬的學生。”
  再次見到大銘,是在2013年9月3日,此時,孫愛娟已是新一屆北辰班的班主任。
  喜歡籃球——“科比是我的偶像”
  大銘說:“我自小就是NBA球迷,洛杉磯湖人隊的當家球星科比·布萊恩特是我的偶像,不是因為科比長得比別人高大帥氣,而是他在長達17年的職業生涯中一直保持著頂尖球員的水平,原因只有一個,那就是他是NBA球員里最勤奮的一個,給自己制定的訓練計劃比任何人都要長,練得比任何人都刻苦。當你晚上11點看到他離開球館,第二天凌晨4點又看到他出現在訓練場上時就會明白,我們眼前的科比是如何‘煉’成的。因為,那不僅僅是簡單的力量、投籃訓練,而是把自己當作蝙蝠俠一樣去改造。之所以球場上很少有人攔得住他,是因為他平時的訓練付出了比別人多得多的汗水和淚水。”
  大銘特別喜歡打籃球,遺憾的是由於身體原因,不能成為班級北辰隊的一員。記得高一同年級的一場籃球比賽,對方場上球員“一高四壯”,而他們班隊雖有兩個高個,但都很瘦,不論他們怎麼貼身防守,就是沒法搞定。結果那場比賽輸得很慘,賽後班上很多同學都哭了。
  大銘笑著說:“那場比賽我是場外指導,要是我能上場,結果可能就大不一樣了。”
  地震了——“霍金”還在教室
  李卓慧說,今年岷縣地震的時候正在上早自習,忽一下子,教室的頂燈晃得很厲害,第一反應是地震了,同學們扔下書本朝樓下奔去,也包括他和大銘的同桌施瀟雨。事後聽說有三四名同學沒有跑,守在大銘身邊,等待班主任。
  回憶起當時的情景,李卓慧(與施瀟雨緊挨著坐)與施瀟雨懊惱不已。兩人說,災難來臨時,逃生是人的本能反應,可面對大災,離大銘相對較遠的同學能留下來守護,而座位離大銘最近的兩個人卻只自顧自跑了,事後想起來覺著萬分羞愧,也無法原諒自己當時的行為。
  大銘的班主任伏鈺說,地震發生時他正在三樓辦公室里備課,當時滿腦子只有一個念頭——大銘還在教室!他幾乎是跳下樓梯直奔位於二樓的教室,發現有三四個同學守護在大銘身邊。不是這幾個同學抱不起大銘,而是孩子們怕弄不好有閃失,給大銘造成身體上更大的損傷。他奔進教室,小心翼翼地將大銘從輪椅上抱起,朝一樓跑去。
  “大銘是個特別細心的人,能捕捉到別人難以捕捉到的細節,我們兩人都是詩人,而且兩人的詩作還在同一期《星星詩刊》上發表過。不過,大銘的詩作很有高度,我的沒有他的那麼有深刻的哲理。”伏鈺認真地說。
  劉信生透露:“大銘隔三差五都會到他的班主任伏鈺老師家裡做客,包餃子,有時候還小酌幾杯。大銘的酒量不錯,和伏鈺兩人一晚上能喝掉一斤白酒。”
  本報記者 武永明  (原標題:堪比霍金,他是全校師生“精神榜樣”)
創作者介紹

抓漏

yx98yxhxg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